我接触过很多中国企业要到日本找产品和技术-介休新闻
点击关闭

贷款经济-我接触过很多中国企业要到日本找产品和技术

  • 时间:

体操队无金收官

「舉例說,我們與大學研究室合作,大學給我們發訂單提出想要研發的設備,我們公司作為一個平台,接單后再分包給各種小企業,每個小企業都有他們獨到的技術。我們再將技術整合起來,組裝成一個大型設備,供貨給大學。」北野雅裕介紹。

中日合作的軟性障礙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看到了其中的機遇。據日本併購交易服務商RECOF統計的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企業對日本未上市企業實施的併購數量僅公布的就有25件,創歷史新高,是2008年的6倍。

據日本貿易振興機構亞洲經濟研究所副主任研究員丁可向21世紀經濟報道介紹,1920年代,三菱重工、日立等大企業在大田區建廠,帶動大量加工配套企業的發展,成為當地製造業的發端。

日本的小街道為何會誕生如此多的「隱形冠軍」?

丁可總結,這些街道上誕生的「隱形冠軍」背後有幾大因素,「一是銀行資金,日本有主導銀行體系,銀行和企業有長期合作,資金來源有保障。二是和客戶之間有長期的合作關係,銷售渠道很穩定。還有就涉及到體制,日本這二十年來產業政策的大方向並沒有特別的變化。這種環境中,可以靜下心來打磨技術。」

此外,針對信息技術企業或是研髮型企業,最終利息甚至還可進一步降低。不過,如果在貸款期內利潤發生突飛猛進的上漲,那麼日本政策金融公庫將作出衡量,上調對某公司的貸款利息,封頂是5%左右。

「一個月之前,我們申請到了經濟產業省NETO(能源產業綜合開發機構)的一個補貼項目,金額是500萬日元,基於我們提交了一個十年的計劃,我預計獲得後續補貼的可能性會比較大。另外,最近我們還在申請一個東京都的中小企業補貼,金額是5000萬日元,這個項目的補貼上限是8000萬日元。」

據了解,北野精機由北野雅裕的父親在61年前創辦,在二戰後物資匱乏的年代,其父親為許多大學的研究室製造實驗設備和器材,這是公司的發端。如今北野精機擁有真空、超低溫和機械研發三項核心技術,主力產品是售價1000萬日元的電子顯微鏡零部件、3億日元的OLED生產設備。

日本中小企業還缺市場,「日本市場太小也太成熟了,一般中小企業都不太抱希望了。我們現在主要有兩個策略,一是實現電子顯微鏡的零部件標準化、規模化量產,二是拓寬OLED生產設備的市場,我們很想開拓中國市場。」北野雅裕說。

或許BOCO的模式有一定啟發。謝端明在1987年到日本后一直從事諮詢業,在發現他的日方合伙人18年來一直在鑽研骨傳導技術后,遂產生了商業化的想法,謝端明擔任CEO、日方擔任CTO,在創業早期獲得國內一家製造業上市企業2億日元投資(佔30.062%股份),此後開始投入研發設備、批量生產和開發產品。「只要不是來談控股的投資,我們絕對歡迎。」謝端明說。

北野精機所在的大田區是日本最著名的中小企業集群之一,也是日本四大工業帶——京濱工業帶的中心之一。如今這樣的製造業基地在第三產業佔比九成的東京都已屬罕見。

二戰後,佳能等大企業又相繼建廠,同時外來青壯年勞動力不斷湧入,當地機械五金加工業迅速成長,逐漸形成了以少數龍頭企業為主導的金字塔型分工協作體系。

此外還設立了一系列面向中小企業的政策性金融機構,2008年10月,這些政策性金融機構合併為日本政策金融公庫,專門為中小企業提供長期、低息貸款。

日本中小企業的資金來源大頭還是銀行。「中小企業還是間接融資為主。99%的中小企業從銀行融資,並形成長期的合作關係。只有當成長為大企業后,才會去直接融資。另外,就銀行貸款來說,大銀行一般只與大公司合作,對中小企業的條件比較嚴苛,所以中小企業一般只能去找地方小銀行。」北野雅裕說。

另據日本帝國數據調查公司的數據,2018年度共有465家超百年歷史的企業倒閉,該數字刷新了21世紀以來的最高紀錄,其中製造業排名第二為103家。

一家工廠位於大田區的公司為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做了相關的介紹,「我們公司得到了日本政策金融公庫的支持。相關的前期審查很嚴,第一筆貸款為一億日元,期限為五年零一個月,利息是0.42%。不需要分期還款,到期時一次性還清即可。」

「這和日本的產業格局有關。日本製造業的格局可以視作寡頭競爭結構,無論是汽車、半導體還是電機等,都由幾家巨頭主導,中小企業基本上都進入了大企業的協作體系,和大企業形成穩固的長期合作關係。中小企業不用太考慮市場開拓,因為訂單是有下游大客戶保證的,就可以把更多精力放在技術研發上,可以幾十年如一日地鑽研一個技術。」丁可說。

像北野精機儘管想開拓中國市場,但北野雅裕就直接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態,「說實話大部分日本公司不太希望外資注資,如果是歐美資本也許還有商量餘地,但對中國、韓國等亞洲新興國家的資本還是抵觸的。」

為了活下去,一些中小企業推進轉型,從大批量生產供貨轉變為研發、生產小批量試製品為主,並承接高精尖的加工業務。

但日企對中資的接受度目前還較低。

據謝端明介紹,BOCO目前三年期貸款的利率在1%-1.9%的區間,「如果未來業績不斷改善、規模不斷擴大,利率水平還可以下調。」

在過去的大田區曾有一種說法叫「紙飛機飛圖紙」,意思是把設計圖紙折成紙飛機投往各家街道工廠,第二天就能變成實物「飛回來」,說的就是該區的「夥伴合作」的機制,比如A工廠擅長切削、B工廠擅長開孔、C工廠擅長研磨等。

他說,「雖然很重視中國市場,但覺得還是不了解中國的商業習慣及法律法規等。另外,雙方的決策習慣不太一樣,感覺中國人可以迅速拍板,日本人就非常慎重了,我們覺得跟不上中國人的節奏。可能是我們學習的還不夠。希望可以先開拓產品的銷售,為中方提供服務並加強溝通,在逐漸形成信賴關係后,可以再談更深入的合作。」

「大田區是日本最著名的製造業加工配套集區,巔峰時期有8000-1萬家小工廠,幾經破產淘汰后,目前還有兩三千家。」北野精機的社長北野雅裕對21世紀經濟報道說。

儘管日本中小企業不缺技術,但缺錢還缺人、缺市場。一方面,由於老齡化問題,不少中小企業因此倒閉或面臨後繼無人的風險,引發了「大廢業時代」的社會討論。據日本經產省調查顯示,預計到2025年,70歲以上的社長人數將突破245萬人,其中超過一半找不到繼任者。

日本政策金融公庫的貸款具體如何操作?在多大程度上給予中小企業資金支持?

「我接觸過很多中國企業要到日本找產品和技術,他們期望半年內談妥、一年內就交割,日方一般難以接受這種節奏,他們會想如果對方只要技術,那麼員工和『百年基業』怎麼辦?他們的節奏是不妨從代理產品或技術開始,合作兩三年後,可以談談參股,再過幾年談併購的可能性。」曹宇青說。

  “日本优秀的技术太多了,毫不夸张地说,就是丢一个石头,就能捡到好多。”BOCO株式会社社长谢端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BOCO是一家骨传导耳机创业公司,工厂就在大田区。

據日本經濟產業省下設的中小企業廳的定義,在日本製造業領域,註冊資本3億日元以下或職工人數300人以下即為中小企業。中小企業廳在2018年末公布的數據顯示,日本總企業數為359萬家,其中358萬家是中小企業;所提供的就業佔到7成以上。

政策性機構和地方銀行為中小企業提供資金

北野精機的官網也公開了主要參与過的產學研合作項目,「對我們來說,這些大學不僅是我們的客戶,也是我們的老師或者說夥伴,通過不斷溝通和交流,我們的核心技術也不斷得到提升。」北野雅裕說。

此外,不同層級的政府還推出了不同的補貼項目。

中日雙方的時間表差距有多大?答案可能是「一年內」和「五年以上」。

早在1948年,日本政府就設立了中小企業廳。1963年,出台《中小企業基本法》,規定了金融、稅制等方面的細則,此後更是出台了一系列關聯法。

在1990年代初,日本泡沫經濟破裂,加上外部因素的影響,使日本的全球競爭力大幅下滑,為了擺脫困局,日本確立了「技術創新立國」新戰略, 實行產學研合作,包括委託研究、共同研究、科學城和高新技術園模式。

不過,據了解,無論是政府優惠性貸款還是補貼對很多中小企業來說,一是「來之不易」,二是「杯水車薪」。

交通銀行東京分行行長曹宇青對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橫跨在兩者之間的並非硬性或制度性的障礙,而是一些觀念、文化層面的軟性障礙。

街道工廠輩出「隱形冠軍」可以說,大田區見證了東京灣區甚至是日本的戰後經濟史,經歷了高速發展期、產業外移、泡沫破裂、人口老齡化等一系列變遷。

據了解,北野精機的貸款資金7成來源於總部位於德島的阿波銀行,2成來源於日本政策金融公庫。就銀行貸款而言,如果是用於日常運營,一次貸款為5000萬日元左右;如果是設備、廠房投資等,一般為1-3億日元,且期限為15-30年。長期貸款的利率是1%-1.2% ,短期的是0.8%-0.9%,一般會根據公司的經營狀況來決定利率水平。

獲得日本政策金融公庫貸款的另一好處是,一般該機構會邀請民間銀行一起放貸。另外,儘管在公司的財報上日本政策金融公庫貸款為負債,但在向民間銀行申請貸款時,該筆貸款將被視作資本金。

這裏的發端是大型製造企業在該區建廠,開始帶動當地產業鏈配套發展,之後規模不斷擴大最終成為了一個加工配套基地。這些小企業幾乎全部為街道工廠,在最高峰期工廠數曾達近萬家,其中員工19人以下的企業佔到了九成。

中小企業不僅在數量上取勝,在眾多細分領域更是隱藏着大量「小而精」的「隱形冠軍」。它們用幾十年甚至上百年時間在一個領域內深耕,不斷向更高附加值的方向進發。在大田區,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精於自動封裝技術的小企業最早從玻璃瓶蓋封裝機起家,到現在給汽車電池提供設備;還有做炒鍋起家,後為人造衛星和火箭等供應過零部件的20人工廠。

但千萬別小看了這些「街道工廠」,它們在日本經濟中扮演着舉足輕重的角色。

據大田區產業振興協會官網顯示,在該區鼎盛的1983年,區內工廠有9177家。但其後,隨着下游大客戶產業外移,1990年代初泡沫破裂日本經濟進入「失去的20年」,另外,人口問題不斷惡化帶來了「後繼無人」的問題,區內工廠數量持續減少,目前不到3500家。

當然,日本中小企業的發展也離不開政策的支持。

今日关键词:iFTY PCM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