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表达了王家卫对香港与内地之间在历史中的文化交融的讲述-横县新闻-介休新闻

逝去-更表达了王家卫对香港与内地之间在历史中的文化交融的讲述

  • 时间:

四国央行宣布降息

民國時期的武林人士,無論南拳北腿,何門何派,在各種際遇的流轉中,最後散居於香港。在時代的洪流中,新的傳統崛地而起。而傳統的禮儀和風範、價值和信念,則繫於他們身上所攜帶的文化基因。如何在文化的交融中安置自我─這個一代人的命題,實際上,也意味着如何在新的空間中延續、發展、發揚傳統。

圖:《一代宗師》講述葉問的傳奇一生/劇照

這一個民國時代的江湖故事,王家衛讓它在佛山開始,然後挪到了東北,最後再回到香港。這種地域空間遷移,意味着身份認同的轉換。如果用片中的「裏子」與「面子」來表達這層身份意義─可以認為,《一代宗師》是一個講述「面子」背後的「裏子」的故事。其中,香港是「面子」,而內地則是「裏子」─這便突出了文化尋根的意味。

在王家衛的表達中,真正「念念不忘,必有回響」的,是武林文化的傳承精神,也是兩地之間的文化交融和文化傳承。葉問從習武之人到傳承武學之人,方能完成了宗師之路。正所謂「有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適逢香港回歸祖國二十二周年之際,葉問的宗師之路,也正象徵着香港與內地之間在文化上深刻的血脈關聯和綿長的情感記憶。

在《一代宗師》中,王家衛藉助「武俠電影」的外衣,打破了功夫電影,尤其是「葉問」電影這個類敘事。以一代宗師葉問的人生經歷為主線,將經典哲思的影像絮語和精緻的功夫動作畫面延展開來,進而從對時間與空間的把握中,還原了中國式「武俠江湖空間」所印證的人文精神與寫意情懷。在電影中,佛山金樓是武林空間的縮寫,東北公家是武林空間的再現,而香港武館一條街則象徵着民國傳統武林空間的現代轉型。

自從九十年代到新世紀之初,香港電影人通過上海/香港的雙城記來想像香港的前世今生。在以往的很多香港電影中,香港電影彷彿在遺失於傳奇時代的舊上海鏡像中企圖找到自己的繁華的倒影。新世紀以來,隨着內地經濟崛起及香港電影人集體北上,香港與內地合拍片正盛,香港導演面臨着文化身份認同的問題。王家衛一直持續地在電影中對自我,對香港,對歷史進行身份的追蹤與追問。江湖眾人所攜帶的文化基因,最後聚集成為一代宗師的文化傳承。這不僅僅是《一代宗師》這部電影對香港歷史、民國往事的詮釋,更表達了王家衛對香港與內地之間在歷史中的文化交融的講述。在《一代宗師》的結尾部分,葉問領取了香港身份證,成為香港居民,完成了從異鄉人到本地人的轉換─由此,葉問已然成為這個逝去的武林空間的肉身,成為溝通內地和香港的文化聯繫的具體象徵。

王家衛的《一代宗師》是一個特殊的香港文本。它通過講述一段逝去的武林歷史,塑造了一個獨屬於民國的傳統武林空間。在其中,王家衛透過縮寫、再現、現代轉型三個歷史維度,並在這個武林空間中把未完成的愛情轉化為武學的傳承,從而構成一條以功夫為載體,從內地到香港的文化尋根與傳承之路,並由此闡明了香港與內地之間的身份認同。

在電影中,我們看到,停留在葉問和宮二那個時代的傳統江湖,就和往日的家園一樣,是回不去的空間。這不僅僅是地域的間隔,伴隨着遷徙帶來的,還有無處依託的情感,無可遮蔽的靈魂,無法把握的生命,難以延續的歷史。然而,正是這些生命的碎片,構成了香港的武館一條街─在歷史的縫隙中,百花齊放,不僅容納了各種被主流歷史敘述遺失的可能性,而且還以此為土壤,產生嶄新的歷史書寫─這彷彿是香港這座城市的微縮象徵。由此觀之,王家衛通過《一代宗師》講述的,不僅僅是一個「逝去的空間」,更是企圖通過「佛山─東北─香港」的空間地理學,呈現一個「逝去的民國武林」,從而建構起一種新的香港主體敘述。

今日关键词:复联4砍美队的头